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小时冲印

极迷恋他人 才想冲印作证

 
 
 

日志

 
 
关于我

著名乐评人、影评人、电影编剧何言

看美剧、听港乐,写电影剧本。

网易考拉推荐
 
 

《夜话港乐》——3.林夕和黄伟文的“变态”  

2012-05-24 00:46:43|  分类: 乐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公元1874

网上有一种说法,林夕引进门,皈依黄伟文。

这句话的意思我大概能够明白:林夕的歌词大路、通俗些,黄伟文的东西冷门,但够深入,所以你可以通过林夕理解港乐,但最终打动你内心的,只能是黄伟文。

这句话朗朗上口,利于传播,以致于时不时的都会有人跟我提起这句话。很显然,我当然是不同意这种说法的。能说出这句话的,一定是林夕听得太少,黄伟文听得更少,港乐听得更更更少,所以才会说出这么以偏概全的话。

我要再次普及一个常识:林夕写了超过4300首歌词,黄伟文写了超过1000首。他们大部分时间都是很负责任的文字工作者,所以,他们尽可能的寻找不同的题材、不同的角度、不同的行文方法。一个简单的“我爱你、你不爱我”,两人可以根据不同歌手的气质,玩出不一样的风格。(此处不举例,实在太多款式)。所以,两人基本上,是不分伯仲的——除了在作词数量上。

这也怪不得黄伟文,一,他出道时间比林夕晚十年;二,写歌词,是公司找你约稿,林夕成名早,又出了名的和善,要什么写什么,公司乐意找他;而黄伟文成名晚,有时爱走偏锋。例如当年给陈小春写《犯贱》,唱片公司忐忑地问,这样的歌名,不太好吧?又给陈慧琳写《一亿七千万双眼睛》,这名字……也太难做主打歌了吧?怎么服务那些要听情歌的歌迷啊?于是唱片公司大手一挥,改成行货得太易记到不行的《星梦情真》;甚至还有歌手拿了歌词之后给黄伟文左一个意见右一个意见,让Y先生愤怒得决定再也不给此女歌手写歌(那位女歌手是谁,诸君可尽情猜测)。有了这些案例,你可想而之,唱片公司要决定这次找林夕还是黄伟文写歌的时候,肯定要偏向于“逆来顺受”、有不爽也不说出口,默默写歌词的林少女了。

回到刚才那句话的主题。如果说林夕能引你进门,那是因为他的行货、浅显的歌词多,能让你快速上手。但黄伟文真的就是皈依的目标么?林夕就没有高深莫测的难懂歌词?

这可未必见得。来看看林夕给麦浚龙所写的《颠倒梦想》:

死于温柔乡 超生于泥浆
惜花一场 何尝为了哭叫嚷
乾隆御制紫砂一壶香 为了饮崩它神伤
但觉宠它一场 何曾为放在橱窗
梦中花满手 想欣赏那锦绣看到了没有
还是嗅到香气却未见莲瓣 如何罢手

谁若有梦想谁便想 无梦有梦还是想
安享堡垒换到不敢安心的晚上
无限美梦 无量想想想
放大更多感想 要追旭日 身陷夕阳
随着美梦 随地抢抢抢
最后揭开宝箱 发现与所想的不一样
最初花意 刻进了汉石屏
忘掉了暗香 还是爱闪亮

拈花赏余晖 又害怕指间春泥污秽
最后却倾心于青花瓷 何其名贵
污了再洗 花色更精细
花雕美酒 酒醉了为了解忧
还是为了将雪看成过云雨 欲语未休

最初不过 不过眼角太痕痒
原为了解决那痕痒 而最终抓破了眼角
换来盲目梦想
原为了搔痒 延续了手痒 心痒


这是一张概念大碟,其中林夕负责“生死三部曲”,而第一首歌就是这首《颠倒梦想》。大家可想而之,这样的歌词,有几个歌手敢唱?有几个唱片公司敢让自己的歌手去唱?再加上林夕一向要什么给什么,所以他很少在歌手上做这样的尝试。

但是恰好让他碰到了麦浚龙。这位电讯公司董事长的儿子,在以富二代的身份进入娱乐圈之后,刚开始仿效韩流,染了个金发学跳舞,弄得跟山寨HOT没什么两样,被专业乐评人痛骂,当时被批评是“全香港最不会唱歌的歌手”;后来经过了黄伟文的《有人》《没有人》以及周耀辉《雌雄同体》等好歌的熏陶下,2007年麦浚龙彻底转性,自己成立唱片公司,自己经营自己,制作了当年香港乐坛质量最高的概念大碟《Chapel Of Dawn》。

在这之后,麦浚龙愈发的开始走自我路线。他无视一切市场规律,不做为打榜而打榜的情歌,不做为流行而流行的流行曲,只做林夕、黄伟文、周耀辉等从业人员一直想做、却因为碍于商业目的不敢做的音乐。他每张专辑能动用百万以上的制作费用去制作,连专辑封面都会让顶尖的画家来绘画,歌曲打榜的排名再低,他也不在乎;卖得再差,他也不在乎;公司到最后所有签约歌手都离开,只剩他一个人,他也不在乎——因为,这个有志气的富二代,要做的就是香港乐坛没有的流行乐。

基于这一点,林夕才会给他这样的歌词。这是他参透佛法之后写得最为飘渺出世的三首歌——《颠倒梦想》《生死疲劳》《弱水三千》,出自专辑《天生地梦》。想体会真正什么叫“皈依”的听众,可以现在去试试。

也正因为麦浚龙提供这么高的创作自由度,林夕和黄伟文在他身上都做了足够多、也足够偏门的尝试。这其中有一首相当“变态"的歌曲——《超生培欲》。

这是一首讲述欲望的歌曲。写情欲的歌曲很多,赤裸裸的男女之情、男男之情、女女之情都已经被林夕和黄伟文反复的提及了,但《超生培欲》中的欲望,和上面三种都不一样。这首歌写的,是——恋尸癖。

“沿着你早已绝版的脸抹下去,神情如铁石从不累;难道你知我易哭,所以笑下去,这一张嘴,随地老天荒不下垂。

不懂反应也好,不懂跑跳更好,谁想漫步,谁想步入殊途?谁稀罕一句你好,说话未及拥抱;听不到控诉不必懊恼,从没有身躯比你更易抱。”

这两段写着一个人摸着尸体的脸、看着那如铁石般冷硬的神情。这尸体对你做不出任何反应,当然也不会跑不会跳,你听不到它有什么控诉,也没有什么懊恼。从来没有一个人的身体,有这尸体更容易抱。

林夕这样去写一段感情,其实那句“从没有身躯比你更易抱”是核心之极的语句。活人的恋爱如此费心费力,一个拥抱可能需要多少的“勾心斗角”;而和一具尸体则不需要那么多的负累,抛弃掉一些争坳,只剩下最简单的拥抱、最纯粹的感情,所以,才会“从没有身躯比你更易抱”。

而林夕还害怕大家听不懂他的“变态”,整首歌最后一句歌词直白的写出了这段恋尸癖情感的总结:

“人,所谓热情流露,最终亦为一抱;不担心变数,不必计数,没有呼吸的你最易抱。”

做那么多事,都无非是想和你发生关系,“一抱”;而现在的我,不担心任何变化,不用计算什么,因为——

没有呼吸的你最易抱。

这是林夕仅此一次的尝试。他从来就没有这样去写过一首歌,以后可能也没什么机会再去尝试。这看上去,更像是黄伟文会做的一件事,因为黄伟文曾给陈奕迅写过“病态三部曲”《十面埋伏》《打回原形》《防不胜防》,讲述了“跟踪狂”、“人兽恋”、“人鬼恋”三种病态感情。而由于这是主流歌手的歌曲,因此三首歌曲黄伟文都尽可能的用了许多隐晦的词语去表示,将正常的感情用词浮在表面,因此三首歌曲大部分不知情的听众都可以当成大路情歌来听,但懂得黄伟文的歌迷,则要非常辛苦的,才能挖掘到他藏在歌词里的内在心思。

这三首歌曲里,《十面埋伏》是最明显的、感情也相对正常的一首。“全城来撞你,但最后处处有险阻”、“分开一千天,天天盼再会面”、“天都帮你去躲,躲开不见我”写出了一个爱得痴狂的男人,想见自己心爱的人的心境。

《打回原形》又名《大开眼戒》,前面这个名字是原版歌名,而后面的名字是因为这首歌是化妆品的广告歌,所以顺势改名。但两个名字都符合歌曲主题,并不是随意改变的敷衍了事,看得出黄伟文的用心——他当然会用心,恐怕黄伟文对《打回原形》的热爱是最深的,因为在出《十年选》的时候,黄伟文郑重其事的将《打回原形》的一句歌词写在了扉页:

若你喜欢怪人,其实我很美。

《打回原形》写的,是以一只斑点狗的视角,来对待喜欢自己的人类。“当你未放心,或者先不要走得这么近;如果我露出斑点满身,可马上转身”、“情人如若很好奇,要有被我吓怕的准备”、“如何承受这好奇,答案大概似剃刀锋利;愿赤裸相对时,能夠不伤你。”这首歌的创作缘起是当时的一部电影,故事里,一支斑点狗幻化为人,与自己的主人发生了感情。黄伟文这次借题发挥,把故事写出了那种脆弱敏感自卑却有些孤芳自赏,期待着爱人来爱自己的傲娇情感。

最后,再来看《防不胜防》。

“为何喝过那杯咖啡无故失终了?家里却仿佛增添了数本新书;为何你那床头玩具熊再找不到?花樽的花,偏偏天天转色。为何那个故障手机无故修好了? 梳妆台怎么这么快没有香水;为何有雨 ,门前就突然有一把伞?相簿的相,偏偏天天变少。”

歌词的主歌部分,是一个人发觉自己家里“不对劲”。咖啡失踪了,家里多了书,床头的玩具熊找不到了,花瓶里的花天天都在变样……这段话是歌者替“你”说出来。其实“你”发觉了这些诡异的变化,但是,“你就算知 也不会想 是我”。

看看黄伟文的这些措辞,有没有发现诡异得可怕?如果说喝过的咖啡被拿走了、书柜里多了新书,还可以看成是一个人偷偷溜进别人的家去做这些事的话(例如金基德的电影《空房间》),那么“为何有雨,门前就突然有一把伞”,下雨了就有伞,这个男人是不是做事太迅速了点?能做到这么迅速的反应,只有贴身24小时都在女人身边才可以吧。但是,全天候都在女人身边的话,这个女人怎么不会察觉呢?

“在你的唱机放低唱片是我,算是暗中一起分享过首歌”。为什么要暗中呢?这证明那歌,两人是没法一起听的,只能是这个男人在“暗中”,算是、当做是,和你一起分享了这首歌。其实这句话已经很点题了。

而更加揭露真相的,是最后一段“从你工作间带走废纸是我;照着你的笔迹,写封信给我”,看看这句歌词,要照着你的笔迹写信给自己,如果不是因为斯人已去,那就真的是一只大大大变态了。你愿意接受这个男人是非常高级的忍者型变态,能够24小时贴身在女人身边而不被察觉,还是接受这个男人,其实是一只早已和爱人阴阳相隔,但却不愿离去,一直在爱人身边守候着她的鬼呢?

恋尸癖的《超生培欲》,“跟踪狂”、“人兽恋”、“人鬼恋”的病态三部曲……林夕和黄伟文,变态起来,都可以吓到观众。

而他们显得不是为了变态而变态,那样未免太过于哗众取宠。这四首歌曲,其实内里的情愫是被我们所认可的。《超生培欲》写的,是对勾心斗角的感情的失望;《十面埋伏》写的,是与爱人永远被命运捉弄,想见而不能见的悲鸣;《打回原形》写的,是自卑又爱恋的情感;而《防不胜防》写的,是爱着一个永远无视自己的人的悲凉。这是我们大多数人都或多或少,曾经经历过的情感苦痛。

所以,那份“变态”,其实,已经是人类情感的“常态”。
  评论这张
 
阅读(5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