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小时冲印

极迷恋他人 才想冲印作证

 
 
 

日志

 
 
关于我

著名乐评人、影评人、电影编剧何言

看美剧、听港乐,写电影剧本。

网易考拉推荐
 
 

不过想写字而已  

2012-09-09 13:09:14|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公元1874

这几天香港发生的事,也许有人知道,也许有人不知道,更多的人不关心,毕竟一个700万人的城市里的教科书是什么样,跟13亿人似乎没什么太大的关系。香港的国民教育,和我下一顿吃什么菜,晚上看什么电影有什么交集?也许我一辈子都不会去香港,那里发生什么,对我的生活有影响吗?

诚然,无论你是对香港反国民教育这件事冷眼旁观抑或全情支持,我都是尊重并理解的。正常的社会里就应该有不同的声音,各抒己见才能叫百花争鸣。我是支持反国民教育的,而我在香港一个叫Lisa的朋友对这件事是质疑嘲笑的,这也不妨碍我们继续交流,虽然她已经几次三番说忍不了我想把我黑名单了……

那么,为什么我要对一个离自己几千公里的小地方那么关心呢?

不管事情的起因是什么,至少,公众有声音,可以在公众场合,以符合法律的方式发表出来;而政府也听得进意见,去改正错误,顺从民意。两边在不停的拉锯里一步步的往前走着,这样在我们看来有些陌生的事,就叫“民主”。

或者,说民主都太无聊了,那些政治上的名词,干脆都别提。是的,我觉得在对于政治的看法上,我基本属于一个一无是处的犬儒主义者。如果真让我换到香港或者美国那样的环境,也许我整天都只是在微博上推荐歌曲和电影,玩游戏,吃美食而已。我对吃喝玩乐的需求远远高于崇高的主义理想,我也不想把时间真的都花在游行静坐示威甚至绝食上面,我也相信大多数不想从政的、跟我一样的普通人对这些事都根本不感兴趣。

但是,为什么我会弄成如今这个被新浪打电话来说“不要再发表那些微博”了,一天发十条被删五条的落魄愤青样?

一句话,都是被逼的。

说一件六年前的事情。2006年,当时的我写了一篇去合肥的游记,完全是风花雪月的内容。写完之后,我发表在博客上,结果,提示我“有敏感内容”,所以“抱歉,无法发表”。

然后我开始检查文字,替换我自以为可能是关键字的地方,例如“我经过合肥市政府”,替换成“我经过合肥市为人民服务机构”、“站在李鸿章故居,让我想起那个动荡的中国”替换成“站在李鸿章故居,让我珍惜现在幸福美好的生活”……但是,不管我怎么自我审查、删除、阉割,都发表不上去。

结果,最后我只能打电话给客服了。让他们一看,是我用了一个成语,“水乳交融”。原来,乳交是被屏蔽的。

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

这只是件小事,很快我也忘记了。作为一个靠字吃饭的人,每天我都要写几千字各种题材的内容。接着,当有一天,我在写一篇讲述美国电影《守望者》的影评的时候,当谈到影片中讲述的尼克松政权时,里面有一句“尼克松差点让美国脱离民主,走向独裁边缘”,我脑海里下意识的想,这会不会有问题?会不会被报纸编辑说我在影射?我要不要这么写?

突然之间,我觉得很可怕。因为,它还没有来审查我,我已经开始自我阉割了。原来,久而久之的审核,已经让我的精神接受并且习惯了这种自我阉割,而且,甚至都不用它亲自出手,我已经开始把它的标准,悄无声息的安装在了自己的脑子里,我开始自己扼杀自己的思想。

我在那时候,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恐惧。香港的国民教育教材里有一句“中国共产党是个进步、无私与团结的执政集团”,梁文道在大陆演讲的时候说这句话,大陆的学生全场哄笑。原来,不光香港人不信,连我们自己都不信。

有人说,这不就说明香港人大惊小怪么?这句话我们从小看到大,早就看烦了,谁信啊?

但,这就是可怕的地方。因为我们都知道这是不对的,这是极其虚伪的官腔,但却每个人都已经乐于接受了,习以为常了。

这句话本身没能洗你的脑,但是他洗脑无效之后,却让你有了一种对任何事都犬儒的道德虚无。

我相信并理解第一代共产主义那种“全世界无产阶级革命者联合起来”的崇高使命感,但当这种伟大的信仰如今变成一个让大家看见就会笑的笑话,变成了在南锣鼓巷的各种装饰品小店里,在摇滚青年的T恤上、在艺术展的海报上,一句夺人眼球用的标语之后,这种伟大的信仰已经被彻底的消磨了。接着,我们对任何崇高的东西都开始用这种笑笑就过的态度,我们那种追求,那种精神,被彻底的改变了。

这才是一种可怕的洗脑。就像我在写这篇文字的时候,仍会下意识的思考上面有哪些话不适合发表;就像在看这篇文字的你,也一定会说一句“转发,留名,等删”;“楼主,开门查水表”或者“小秘书还没来和谐?”一样。我们在长期被束缚的状态下,已经对这种现象见怪不怪了。

我还不到30岁,我不想我人生接下来这几十年都是这个样子。倪匡老先生前几个月开了微博,每天很热情的和读者互动,但却因为被新浪删了一条微博而就此离开。我们在内地呆久了,甚至觉得这有什么,不过是被删了条微博而已,倪老先生你太激动了吧?但是我们都忽略了一点:任何人都没有随意禁止别人发言的权力。所以倪老先生作为一个写过几千万字的人,非常爱惜自己发表的每一个字,所以他选择离开微博表明自己的态度;但我们……唉。

我只不过想平等的和人交流,聊天,哪怕观点不一致。但是,现在你明白为什么要支持香港的反国民教育了吗?如果有一天,当你想说一句话,结果不到十分钟就“抱歉,不适宜公开”了,请问,你难道还不明白香港人走上街头要争取的,归根结底究竟是什么吗?你难道永远都希望有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物体,来指导你这辈子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什么话?

我只不过想轻松的写字而已,轻松的生活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114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