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小时冲印

极迷恋他人 才想冲印作证

 
 
 

日志

 
 
关于我

著名乐评人、影评人、电影编剧何言

看美剧、听港乐,写电影剧本。

网易考拉推荐
 
 

《夜话港乐II》:——35.岁月如歌  

2013-01-29 00:27:25|  分类: 乐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公元1874

(这篇文章因为写得太随意了,最终出现在实体书里的几率不高,但的确是我写《夜话港乐II》的起源,因此算在连载当中,也是《夜话港乐II》的一个小小的开始。)

----

岁月如歌


2012年底发售《夜话港乐》的实体书之后,我陆续做了几次读者交流会,和志同道合者们一起聊港乐。当中读者们提了千奇百怪的问题,而问得最多的,是——为什么你会喜欢粤语歌?

是啊,为什么我会喜欢呢?这个问题就像问你为什么会喜欢一个姑娘一样,很难那么理性地把原因一条一条的展露出来。

于是我开始认真的回想……

十多年前,我13岁的时候。那年纪少不经事,曾经因为失恋想过自杀。那是一段我人生里特别折堕的灰暗日子,感觉人生特别无望。因为是初恋。

我的初恋叫安,是班级的体育委员,有强烈的个性,绝不是那种温婉如玉的性格。再加上她跟我一样都是少数民族(不要再问我是什么民族了,我是仡佬族),头发是天然的卷发,若不扎起来,披在肩上,往后看特别好看,有如瀑布般倾泻下来。
她几乎影响了我对女孩子的审美,此后我喜欢的姑娘一定是长头发,大眼睛,爱笑,有主见。

初中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爱写各种文字了,拿着存了几天早饭钱买来的笔记本小心翼翼的写着各种小说、诗歌、散文……我写的第一个长篇小说是《黑血》,讲一个小混混在社会上不停打架上位的过程,特别反叛也特别幼稚,但是安很喜欢看,说我写得很不错。基本上,我是一个很害羞又腼腆的人,不敢主动去追求什么,但是安却主动说喜欢我。

我还记得那是在一个郊游之后的周末夜晚。那天到她家里做客,我在她的卧室里打开电脑玩一个叫《古墓丽影》的电子游戏,而她则被父母叫去洗澡。朋友们说太夜深,不如走吧,我想等她洗澡出来打了招呼再走,但却终于是被朋友给拖到了客厅大门。正在穿鞋的时候,她从浴室里出来了,穿着一件白色衬衣,湿漉漉的头发随意的搭了下来。第一次看见这么私人素颜的她,那份心动我到此时此刻打字的时候还能清晰的感受到。于是我“终于”接受她的感情了。

初恋总是很简单而纯粹的。我和她在一起的那几个月里,多数时间是打打电话,或者在公园里聊聊天。我甚至和她连放学一起回家的资格都没有,因为我们一个住城东,一个住城西。她很坚硬,似乎无所不能,连打扫卫生都比男孩们做得快,而我那时候体弱多病,有一次在操场上甚至被高年级的短跑选手给直接撞飞——真的是飞起来了,十多米远,然后摔在地上,不省人事。所以在我眼里,挺佩服有如此性格和外表的她。

但她也在我面前袒露了敏感而脆弱的另一面。一次是在公园的高架车上,只有我们两个人,她淡淡地聊着家里的事情,说起对严厉父母管教的内心不忿;而另一次是她的爷爷去世,她哭着给我打电话,第一次失去至亲的她和我聊了很久很久,而第一次遇见这样情形的我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只是轻轻地劝说着她,还有父母,还有我呢。后来,我写了一篇文字,送给她,希望能慰藉到她,她告诉我,她很喜欢。

可是很快她就对我意兴阑珊,毕竟我这样懦弱的性格很难映衬一个整天和男孩子打成一片、如此强势的体育委员。她从某一天开始再也不理我了。这让我很难受,很难受。更难受的是,她就坐在我的前面,而且是90度角坐着,我只要抬头看黑板,就会看见她;更更难受的是,我的同桌是她的死党。于是,每天她和死党说话,我和她的死党说话,但就是我和她,完全没法说话。

这样的日子我撑了半年,终于撑不下去了。我对父母说我要转学,但完全没说原因。我以为转学了会好些,其实不是。一个插班生,在全班同学都彼此熟悉的情况下,自己那种被排挤的感觉,呆着更加难受,也更加孤独。

于是,我晚上开始做噩梦。在梦里和安过得很快乐,很快乐。但醒来,一切都是假的,于是后半夜就只能哭着蜷缩度过。每天不停的做这个同样的梦,每天后半夜同样的醒来,同样的哭到清晨。以致于到最后,我在梦里都已经清楚的知道这是在做梦,提醒自己,这他妈是假的,可是没有用,就像一套又臭又长的电视剧,我必须看完它,才能醒过来。

在这样的情形下,我几乎快精神崩溃了。于是,那个时候,我人生里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想到了自杀。

幸好那时候有粤语歌陪伴着我。Beyond的歌曲替我撑过了一段时间,听着《又是黄昏》《冷雨夜》,渐渐的减轻了这种症状。我以为我完全走出来了,直至2003年,高考前的聚会,再次见到她。我故作潇洒的全程依然一句话也不和她说,然后在广场上大合照,拍照完毕之后我转身离去。

当天夜里,那个许久不曾烦扰我的梦又来了。我痛苦的把自己关在防盗窗和窗户之间的小小平台里,过了大半夜。耳机里,是《明年今日》。

或在同伴新婚的盛宴,惶惑地等待你出现。

明年今日,别要再失眠。我真的不想再这样了,听到这首林夕写给陈奕迅的歌,每个字都刻在我的脑海里。

人总需要勇敢生存的,不是吗?所以我又开始坚强的拯救自己。抛得开手里玩具,先懂得好好进睡,我试着将她在我生命里的地位放低。先挑引我的人,爱得比我少,然后见面更少。如果是不明白我为什么反复推荐这首《心跳回忆》的朋友,知道我这段经历,应该能明白我对《心跳回忆》里那几乎契合我整个初恋故事的字字句句的感染。

还有人问过我,悲惨的时候听这些惨情歌好不好,会不会惨上加惨?

一个人失恋或者失去别的什么,很痛苦的时候,想发泄,通常会做些什么?和朋友吵架,和父母吵架,呐喊,疯狂购物,砸烂东西……或者,听歌,跟着歌一边哭一边唱。你会发现,这是种种发泄里,成本最低、最环保的一件事。

惨情歌给自己提供了一个把负面情绪挥发出去的渠道。合理利用它,一定对自己有好处。

我正是这样,度过了那段折堕到极点的悲惨时光。到现在我可以很淡定地写下这篇文章,全靠那些在我不同时间的痛苦、难过、忧伤时候,陪伴着我、替我排忧解难的粤语歌们。

让我多谢你那几秒,往后和每位也差些少。我真的会感谢安,如果不是她,我也许不懂很多东西,例如珍惜。

闭起双眼你最挂念谁,眼睛张开身边竟是谁。2006年在上海的月台,听到《人来人往》,在拥挤的人群里我一个人落泪。陌生的旁人不会明白我为何而哭,但耳机里的歌声懂得。

就这样,粤语歌替我纪录了生命里的许多岁月。每个人都会不一样,不同的歌,不同的时间、地点、人物,纪录的事情也完全不一样。我是一个不爱写日记的人,有很好发生过了的事,都会渐渐的遗忘;但幸好有粤语歌在,某个时候出现在耳朵里,然后提醒我,当年听这首歌刻骨铭心的日子。

于是,我记得听完《Shall we talk》之后给两年未见的父母打电话的那个下午,也记得和朋友用破旧的二手手风琴一起演奏《1874》的快乐时光,更记得第一次和管弦乐团合作试验《潜龙勿用》的日子,以及在KTV里对着一个从不听港乐的姑娘唱了《落花流水》之后她说“想不到歌词可以写到这个境界”心中的得意,还有前年在上海下着大雨的深夜,往返市区和松江的公路上,耳机里传来张敬轩《Deadline》时那独在异乡为异客的心情……粤语歌已经替我纪录了生命里的点点滴滴,而且提醒着我一些平常不容易被泛起的回忆,像是一个很忠诚的朋友,娓娓道来我人生里曾经经历过的种种片段。

这个世界是不太完美的,有很多缺憾。但经过粤语歌修饰之后,再多的缺憾都变成了一种缺憾美,美丽而动人。安已经移民到国外了,我这辈子大概已经没什么机会再见到她,不过只要我听着《明年今日》,就能想起曾经因她开心、因她快乐、因她难受、因她失眠的日子。情绪都在那里,很完美,即便我们这一世已经从相识走到共处,接近同步;下一站已变陌路,但亦令我很无憾。

世事总归是不完美的。没关系,当世事再没完美,可远在岁月如歌中,找你。

  评论这张
 
阅读(13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